关于企业
供应量下降与消费萎缩的博弈 临储政策再添不确定性
发布日期:2015-03-26|
分享到:
浏览量:2113
•考察时间:3月20日——3月24日
•考察路线:武汉—钟祥—荆门—沙洋—荆州—公安—岳阳(湖南)—洪湖—武汉
•考察对象:大型油脂加工企业、粮食集团、知名饲料企业等
 
两湖新季油菜播种面积下降

 (注:数据由受访企业、专家主观表述,非实地测量数据)

•四川地区可能会有所升高
•同行业内资深专家表示全国新季播种面积下降8-10%。
•两湖面积下降原因主要是抛荒及改种小麦
 
单产整体平年年景,部分地区与去年持平,但后期天气仍是关键

    (注:数据由受访企业、专家主观表述)

•两湖油菜目前处于开花期,约十天后开始进入角果成熟期,5月上中旬开始进入收获期。
•开花期低温降雨会使油菜出现“败玉”,无法结籽,前期些许降雨后,田间已偶现“败玉”,目前整体影响不大。
•角果成熟期关键在光照,收获期关键在避雨。
•总的来说,现在开始到5月份末,此之间的天气情况将是决定最后单产情况的重要因素,若出现不利天气,将给市场带来产量炒作题材,影响市场价格。
•去年全国产量可能仅600万吨
 
菜籽小榨业迅猛发展,国产菜粕供应量降幅更大
•目前四川地区菜籽主要以小机榨为主(去年临储四川地区收购量仅1万吨),两湖地区快速发展之中,湖南小榨比例据称已达50%,湖北最少,但也在不断快速增加之中。
•在面积下降导致菜籽减产的情况下,小榨业的迅速发展,使得国产菜粕的供应量降幅更大。
•供应端的消极因素来自进口量。进口菜籽量是否真如预期般减少20万吨仍不确定;创新高水平的大豆进口量带来的豆粕,进口DDGD、进口高粱、进口大麦等都较往年明显增加,均能提供不同程度的替代。
•因此,国产菜粕供应量下降是事实,且降幅或超市场预期,但是从整体菜粕,或者说整个蛋白原料供应上来讲,宽松还是大基调,这将对后期菜粕价格形成重要的压制。
 
饲料配方“下限”一说仍未有定论,但国产菜粕添加比例已大幅萎缩
•目前水产料中菜粕的添加比例已经从之前的30-40%降至20%以下。
•新希望六和表示禽料中已基本不用菜粕,水产料中保证8-10%的下限。
•海大表示只有少部分禽料中还有3%的添加,水产料目前还有13%左右,正在往10%靠。
•通威表示,菜粕可完全替代,用豆粕,DDGS等等。
•由于饲料配方的调整,菜粕目前消费量已经大幅萎缩。理论上可以完全降至0,那么还有很大的减少空间,但是由于8-10%的“下限”论,实际是否能有这么大的可替代空间仍有待验证。当然,按照目前的添加比例,降至8%的极限水平,仍有150-200万吨左右的菜粕需求减少。
 
两湖地区已有加籽粕倒流,新季国产菜粕定价将受进口加籽粕挑战
•去年开始就已经有倒流现象,受访企业中,表示有采购的不占少数。
•如果国产菜粕上市时,加籽粕价格加上运费更为合理,无疑将替代国产菜粕的消费
•当然,从加籽粕产量及届时两广地区自身正处消费高峰期,理论上不具备可外流的数量。但是如果两者价差过大,就会刺激内陆地区对加籽粕的采购,最后拉低国产菜粕价格,抬升加籽粕价格,拉平国产菜粕不合理的升水。
•未来可能的趋势,菜粕整体以进口粕为定价基础。国产油菜籽走小机榨为主,依靠浓香型菜油打造高端消费模式,国产油菜籽价格大幅上涨,高于最低收购价后,国家不需要继续托市。
 
政策导向仍不明朗,多数主体预计新季菜粕销售权重新下放油厂
•肯定不会实行目标价格补贴。
•预计继续收储,可能方案有二:一是中储粮继续临储托市收购,但是收购价格可能下调,由前两年的5100元 /吨降至4700、4800元/吨;二是中储粮不再收购,由市场主体自行收购,农发行给予市场主体充足的贷款,由中储粮给利息补贴。
•菜粕预计销售权重新下放油厂,由油厂自主销售。
•目前政策仍不明朗,但是如果今年中储粮制定的政策再度刺激菜粕价格短期大涨,则将是做空下半年趋势的机会。
 
“低蛋白高脂肪”成水产饲料配方新趋势,植物油明显提高是惊喜发现
•通威湖北公司配方负责人称“低蛋白高脂肪”是未来水产饲料的发展趋势,并且已经在进行之中。
•该公司目前水产饲料中油脂(一级大豆油)的添加比例已经升至10%,个别鱼种甚至高至20%,后期油脂的添加比例还有空间。以2000万吨的水产料年产量来计算,油脂添加比例每提高5%,意味着油脂消耗量增加100万吨。
•豆油在供应量大幅增加的前提下出现库存持续下降,除了进口减少,豆棕价差低位刺激豆油需求扩大之外,或许油脂在饲料行业中用量的增加,在豆油库存不断下降中起到了同样关键的助推作用,并且这一趋势有望继续扩大。
 
考察总结
新季油菜籽播种面积下降10%左右。目前单产好于去年,属正常年景,但后期天气是关键,不利天气容易引发短期炒作。小机榨比例明显提高,国产菜粕供应量降幅或超预期,但是国内蛋白原料供应大环境仍宽松。饲料配方改变使菜粕需求大幅萎缩,在不合理的比价关系下,仍有进一步缩小的空间。新季油菜政策仍不明朗,尤其是针对菜粕的政策,可能成为决定后期菜粕是跟随豆粕,还是重复去年大涨大跌的关键。
 
 研究所--许晓燕
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
社交帐号登录: 新浪 QQ